獵戶寒

給新朋友的指路地圖
http://manbearpig.lofter.com/post/1d579649_c7cf25e

© 獵戶寒
Powered by LOFTER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11

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11

狄仁杰回到岗位时,队上已换了一个气象。自从被指定为重点工作小队,三天两头就有关照电话,时不时还有长官来访,伴随而来的资源与经费也不在话下。全队一下从影印纸都拮据的窘境,到每人派发一台新电脑。

此一时彼一时。狄仁杰不由感叹。

原本乏人问津的小队突然摇身一变成当红炸子鸡,他花了平常三倍的时间才进办公室,为了穿越前来攀谈的人群。

好不容易关上门,终于得到今晨第一丝宁静。

“脱身了?当个明星刑警的感觉如何?”

“婉青!”

李婉青倚在办公桌上翻着报纸,熟门熟路的样子:“我来说明鉴识报告,顺便看看你。我们多久不见了?”

“有一个月了——说吧,什么事?”

“狄队长似...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10

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10

童梦瑶踏进大楼时,警卫还是昨天夜班的那个。大楼里暗幽幽地亮着紧急照明灯,跟这座城市一起沉睡着——除了一间办公室。童梦瑶探头进去,和抬起头的王元芳对上。

“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医院吗?”

“刚刚回来的。”

“这才几点钟?天都还没亮呢,干嘛不回家?”

“你不也没回?”

“我是提前来了。九点钟有个重要会议,上面盯很紧,我得把资料重新确认一次。”童梦瑶打了个大呵欠,着手拆起便利商店买来的御饭团:“我是有家归不得——哪像你,有家还往局里跑,神经病!对了,你在这就代表……狄队没事了?”

“何以见得?”

王元芳摘了黑框眼镜,颇讶异对方自来熟地拉了张椅子坐下,毕竟他们分属...

突然想聊天

交代一下近況(?)

距離上次更新也過了一個月,實在是太多事情忙,很勉強才抽得出時間,然後對著自己若干坑犯選擇障礙結果時間就過了(不是)
上個月動了出雙文本的念頭,題字要了、排版找了、序文約了,然而最重要的稿子遲遲沒完(???)
好的正確來說是這樣的,原稿差不多都修完了。但原本決定不寫的黎明雨番外,因為割捨不掉心中蠢蠢欲動的狗血橋段,所以還是決定寫完(造孽啊)。字數希望控制在萬字內,出本前不會公開,如果對本人的惡趣味沒信心,建議網上看看就好,不要衝動買本(?)

雙文本預計收錄三篇:
1. 黎明雨+番外
2. 無患之患(狄芳有)
3. 我吞點梗的那篇年下雙文(是的時至今日它還是...

【少狄狄芳】兄弟 03

03

王元芳到达集合地时,那里已聚集一群群的向导与哨兵。从他们的互动很容易辨别老手与新手,老手显然比新手自在得多。所有绩效良好的哨向未必以结合为要件,但至少都维持友达以上的亲密度,一是哨向搭配需要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契合度,二是好的互动绝对有利于任务进行。

王元芳一眼就看见盘旋空中的苍鹰,底下他的主人正对着沈文涛说话,好像很熟识的样子。王元芳张望一阵,没看见苏志文的影子,便绕到别处去跟别人说话。

“你的向导走了。”

沈文涛瞟了一眼,但他的提醒根本没必要,哨兵的感知能力异于常人,尤其对自己的向导。

“我知道,然后呢?”

“他为什么不过来?”

“我哪知道?”

“听说你们处得不好,是真...

[AU]无患之患:番外

重點只有一小段,其他都是自己任性的產物。並不懂法語,語言遊戲那段是從一位研究人類學的法國老人聽來的,太喜歡他的觀察於是記錄在文裡,或許連結薄弱、邏輯匱乏,可以的話就請看過就算😂

前年十月開坑時就定下這個結局,氛圍上試圖模仿海明威的〈The Killers〉,並填充虛無主義的感覺。當然目標訂得太高,成果就是失敗得很徹底。但撇除這些這篇文還是寫很爽了,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少狄狄芳】无患之患:番外

余海盐再一次见到狄仁杰,是在顶楼加盖的狭小阁楼。

五坪大的空间,一张床,一台电视,一个衣柜就几无旋身之地。隔音很差,却够隐密。访客都必须穿过门外长廊,再轻的脚步都能让地板怪叫出声,通知里面的人。...

【少狄狄芳】兄弟 02

*科幻苦手
*雙文上線
*OOC

02

很快地王元芳接到第一个任务,执行时间是一周后。

这期间他没见到狄仁杰,倒见了跟他一起协作任务的向导,也是向导官校的前辈苏志文。苏志文高他三个年级,已经有一些实务经验,预计不消多时就能跟他的哨兵一起进入特勤队。和他搭档的沈文涛也是号人物,出身血统纯正的哨兵家族,各项评比都可圈可点,目前仍保持无人能破的零失误记录。

和沈文涛比起来,苏志文可就没那么风光了。当时名单一出可跌破不少人的眼镜,谁都没想到哨兵界炙手可热的新星竟搭上一个默默无名的向导。所有人,包含苏志文自己,都诧异这个结果。倒是沈文涛本人一派自若,并没有表示什么。

事实证明高层果真没看走眼,三年...

【少狄狄芳】兄弟 01

哨向。科幻背景。老狄可能渣???纯自娱


01

他清脆地在门上敲了两下。

“进来。”威严的女声说。

他走进去,武媚含着微笑看他,旁边的小助理问:“名字?”

“王元芳。”

他报了身份编号,递出应备文件,女孩接过去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女人与他共同等待着女孩作业,那不短不长的时间已足够令人不自在。

“谢谢。没问题了。”

接到女孩递回的文件,王元芳终于泛起微笑,武媚取出一枚勋章慎重地颁发。

“恭喜你,元芳,我早知道你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向导,你很有天份,跟你父亲一样。”

武媚突然住嘴,王元芳一瞬敛眸,又很快抬起,恭敬地接受。

“谢谢您,大统领。”

武媚叹了口气,温言劝勉道:“你...

基本上⋯⋯雙文只要沒BE我都覺得是OOC(哈哈)

(下)
事实证明逞强来到学校只会让自己更难过,或许是疲累导致的神经敏感,他总觉得所到之处都有人盯着他看。他害怕撞见沈文涛,便连着几天躲着他,连一点浮想联翩都能使他难以自持,他觉得保持一点距离会安全一些。
沈文涛肯定察觉了异状,却仍是三天两头往练团室跑,在桌上留下点心。
苏志文不知道这样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他萌生辞职的念头。小雨获得录用的消息有如及时雨,他顺势向学校提出申请,不到一个礼拜就获得批准,本来这种无关紧要的职位就是来来去去。
沈文涛终于堵到苏志文时,他已经着手收拾团练室的物品,入夜后的教室太暗,他没看见钢琴边的沈文涛。
“你在躲我...

自萌自娛的產物。
OOC!巨大OOC!慎點!我是認真的!
設定是文濤剛進入龍城軍校,所以個性還像高中生一樣,有點孩子氣。

(上)
苏志文初到龙城军校的第一天就注意到沈文涛。
个头高高的,背总是挺得老直。一双鹰眼精神地扫视着,眼神才刚落到一个人几秒,又转到下一个人去。他不说话的时候颇有压迫感,闹腾起来又会露出小孩子的表情,像精力充沛的幼兽,随时能够行动。
这样的人通常不会和乐队有任何瓜葛,乐队是为了军队而服务,屈居次要的地位当然不能和集英战队相提并论。加入军乐队的都是格格不入的一群,无论老师或学生。他们安份守己地待在边缘角落,与风云人物井水不犯河水。
因此沈文涛在路上叫住他时,苏志文确实吃了一惊。
“你——怎么...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09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09

王元芳坐在ICU外,握在掌心的手机早寿终正寝,冰冷得如一只死具。然而他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手比机子还冷,嘴唇微微发抖,眼神定在某个缥缈的一点上。

褚尚元拍他的肩,他机械性地仰起头,对方塞了一罐热咖啡过来。

王元芳呆呆望着热气上升,铝罐的拉环已经开了,他对着那个缺口没有动作。

“二宝醒了。”褚尚元观察着他的表情,额上的纱布很醒目,从发丝下若隐若现地露出来。“手术成功,但还需要观察。可能有后遗症。”

王元芳麻木地点点头,好像左耳进右耳出,褚尚元劝道。

“等了一天终于等到一个喜讯。狄队这一时半刻大概也不会有消息。你自己也是伤患,不该守在这里。”

“我不...

【少狄狄芳】似夢非夢

一發完。原劇向。純自娛。OOC. OOC. OOC.

###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他想像过很多次的重逢,或喜极,或悲怆,或相顾无言。唯独从未预料过这样安静的——仿佛阔别多年也不过蓦然之间,江山无改,故人依旧。

他看他。时间抓皱了他的眼尾,却无损一丝儒雅,仍是那样温文敦庄的,望进他的眉眼便坠入一片桃花林。

“我在很多时候想过你。在天牢,在国境之疆,在江南的溽夏。”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我以为走遍天涯海角能找到你。在冰天雪地盼望过,也在杨柳春风里失望过。以为天地之大,两人若是有缘兜兜转转终会遇见——但我不懂,为何你藏身那么久,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

“枯桑知天风,海水...

【少狄狄芳衍生/雙文】黎明雨 21(完)

為了慶祝費爸18冠(不是)
這篇結得或許有些倉促,或許有若干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我已經盡量修得接近我理想的樣子。其他心有餘而力不足的部分⋯⋯之後有緣再說了。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21

/苏志文视角/

火车轰隆轰隆前行,像支划破时代的箭,穿越时间与空间。我在昼夜交换之际睁开眼睛,天还灰,人还静,唯有震天价响的鼾声此起彼落,仿佛世人皆睡而我独醒。

文涛也盖着外套睡了,只是还坐得挺直得背仿佛随时警戒着。我傍着他的肩膀仰望他的侧颜,长长的眼睫覆了下来,谁想像得到底下那双英气非常的眼睛也能流露柔情?光是如此贴近的视角就让我有独享的快乐。原本搁在腿上的报纸滑落地上,我看着纸张翩然坠落宛若落叶将败,临到死...

【少狄狄芳衍生/雙文】黎明雨 20

昨天晚上確實發了文,又刪了。在這短暫的空檔已經被眼明手快的小天使轉載了XD 其實舊版也沒什麼問題,新舊差異不大,所以看哪個版本都無所謂。

20

/沈文涛视角/

我睁开眼睛时天空才隐隐约约亮了半边。乌云密布,淅淅沥沥的雨声盖过了街道杂音,屋里屋外都寂静。宿醉让我的头痛得要命,但身旁志文睡得正熟,他均匀规律的呼吸声,让一屋子的安静都不再孤寂。

我轻轻挪移身子,生怕惊醒了他。虽然我认为昨夜那么折腾,他应该还会睡上好一阵子,但我不愿任何大意惊动了他的睡眠。

我低头吻他,一如昨夜在窗边。

窗子映出我们的倒影,淡薄又朦胧,冷冷地透出凉意。他赤身贴在那冰冰凉凉的窗,眼里的色彩迷醉非常。

“冷不...

【少狄狄芳衍生/雙文】黎明雨 19

19

/苏志文视角/

钱小姐大方而热情,一身红礼服像牡丹又像烈火,热辣冶艳兼具,所到之处皆光可鉴人。她水灵灵的大眼在昏暗中特别有神,颊上驼红衬得那肌肤愈发娇艳欲滴。

我听着他们谈话,一连串陌生的人名地名从左耳进右耳出,心思早飞到九霄云外。

“你喝太多了。”

文涛突然转过来,我停在半空的手便有些尴尬,伸也不是,不伸也不是。他按下我的手,迳自代我示意,侍者点点头,便又托着一盘香槟绕到别处去。

“这才第二杯呢!”我抗议。

“第三杯。”他坚持:“你喝得太快,要喝过一会儿再喝。”

我正想要分辨,钱小姐便笑脸盈盈地打了圆场。

“对不起啊苏先生,我们顾着说话,你想必很无聊了。我想到楼上有一...

【少狄狄芳】抽刀断水水更流 11

【少狄狄芳】抽刀断水水更流 11

二宝不愧是从小跟在狄仁杰身旁,久而久之也培养了办事的敏锐度。查封客栈之事办得迅速又低调,让钱老板的余党个个措手不及。虽然做得干净俐落,街头巷尾的流言蜚语还是将之渲染得有声有色。姑且不论那人云亦云中有几分真实,都让狄二宝在宇薇姑娘心中搏了个英姿焕发的好印象。

但后续事宜还须狄仁杰亲自处理,因此走访石头村的任务,便由王元芳揽下。

那村子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出了城门还得走上半天的时间才到。并不是太大的聚落,胡汉混居,从容貌就约略可见不同。

他让熟悉此地的侍官带路,顺便观察民情。他虽着便服,但随行侍官身着铠甲,还是引起不少目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元芳总觉得那...

【少狄狄芳】抽刀断水水更流 10

【少狄狄芳】抽刀断水水更流 10

王元芳从学堂赶到官府时,外头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里头的狄仁杰一眼看到他,便让官兵开了道接他进去。

“怎么回事?”

“城南客栈的钱老板失踪一日一夜,今早被发现陈尸河边,早已气绝多时,情状凄惨。奇怪的是此案并非谋财害命,盘缠首饰均在。而且那条河上游因为被突厥控制,已封山禁止进出,下游又都是民风纯朴的农村,鸡犬相闻,一点风吹草动都难避人耳目,然而居民均作证没有异常。”

“听起来你已经有想法了。”

“既非谋财害命,又是在突厥势力范围……种种征象,不有所联想都难!”

“确实可疑,但无论如何,还是先看看遗体再说吧。”

由于长时间浸泡水中,尸身已有点难辨面容...

【少狄狄芳】小事系列的大綱解說

其實不該有這種東西的XD
以下依照時間說一次這個故事


狄芳第一次在学校相遇是枕头战那次,(青春的那些小事,2.5章)
芳就是一匹孤狼,全身是刺,难以亲近。
狄自在得像阵风,就这样闯进他的生命,打乱他原本井然有序的生活。芳身为天之骄子,打从出生就被家庭安排好了一切,他也如父母期望的成器,但身边没什么朋友。狄仁杰之所以吸引他的注意,是因为他优秀、却自由不羁,那种生命的自信跟热度,是芳未曾拥有过,而隐隐渴盼的东西。

岁末舞会,芳原本是不打算去的。(王元芳不知道的那些小事)
打靶时狄问起芳的近期计划,芳只是随口扯了一个,没想到带出了狄要学舞的话题。(03章)
芳知道狄是为了女孩子学舞心情虽然复杂,但狄开心他...

【少狄狄芳】王元芳不知道的那些小事

【少狄狄芳】王元芳不知道的那些小事

对面的少男拉了下围巾,不安地移了身子,对上狄仁杰探询的目光,不好意思笑笑。

“你干嘛那么紧张。”狄仁杰翘起脚,但其实自己也在装腔作势,他根本还不太会抽烟,却还是从衬衫口袋摸出了烟盒,把玩了一阵又放回去:“出了学校,就不必拘谨学长学弟那套。”

“是。”李润南苦笑,身子不自禁坐得更直。

“我今天就是想看看你们最近怎么样?下了单位一直没空见,联系近况。今天难得回学校就让我碰见,难道不是天意如此?”

“学长应该是为了王元芳吧?”

狄仁杰愣住,一个是哽在喉咙,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没关系学长。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但一直没机会。”李润南吸了口气:“王元芳...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08

大概有點水,爭取個速戰速決。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08

工业风的装潢被血迹渲染成人间炼狱,墙上桌上的弹孔说明那是场多疯狂的无差别扫射。

往三楼的楼梯走到一半,前面的王元芳突然回过头来。

“你就穿防弹衣?”

“你有第二件防护衣?”

“没。那你不该上来。”

“人质跟拆弹的都是我队员,我就该上去。”

“你没有防护衣。”

“我保持安全距离,别担心。”

“谁担心你。”王元芳嗤了一口,继续往上走。

三楼窗边一个欧式沙发,狄二宝歪着头睡在那里,身上被穿了炸弹背心,面前的小桌子摆着计时器。

“看来二宝是被下了药。”

“嗯。小心!”

王元芳及时拦住狄仁杰,弯下腰拆解起藏在地...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07

才說沒空更就填了坑,就是這麼沒原則🚬


【少狄狄芳】我队里的那些小事 07

王元芳入院几天,回老家休养了好一阵子。假单一口气填了两周,积着没用的假全用上了。

宅子空旷得出奇,只剩下一个人的痕迹。一人份的待洗衣物,一人份的啤酒,一人份的食材。

然而狄仁杰的作息仍依然规律。五点醒来,暖身,晨练。回头花半小时盥洗,再赶在尖峰时段之前出门。路上交通都在掌握之中,他总能让自己游刃有余地踏进办公室打卡,时间还够冲杯espresso,回头顺便摸走休息室的早报。

三十秒扫过娱乐消息,三分钟浏览国际新闻,财经版可以看个十分钟,前面都看完了最后才看头条。他基本花二十分钟看报,有时候连分类广告栏都扫,...

[少狄狄芳] 万万没想到 06

06

狄仁杰坐在树上远眺城镇,位于坡上的小公园视野绝佳,放眼望去尽是沉睡的静谧。

晚风微凉,他晃荡着两条腿,全身酸痛却毫无倦意,还想着下午跟王元芳不愉快的对话。

说起来是他不对,没必要那么咄咄逼人。王元芳虽待他严格,却未曾有过不合理的要求。是他把密集训练的压力发泄在他身上,让对方无辜做了出气筒。

狄仁杰自知理亏。但发生的就是发生了。下次赔个不是就好——或许事过境迁也就没有道歉必要。

正想着,背后的山顶突然闪过奇异的光,光束聚敛成线,降落在一个点上。

狄仁杰直觉不妙,跃下树枝,拔腿往山上跑。

山顶有一座寺庙,并不算远,可从公园出发也要十多分钟的时间。他狂奔上石头阶梯,一鼓作气跑道尽...

[少狄狄芳] 万万没想到 05

05

传说龙生九子,饕餮为其一;另一说饕餮是断头的蚩尤,其性凶恶贪食,兽头上有对称的角、眉、耳,以及鼻、口、颔等。有的在两侧有长条状的躯干、肢、爪和尾。是灵怪中相当高阶的魔物,因为相当危险,通常必须由经验丰富的降魔师才能制服。

王元芳在第一时间禀告父亲,要狄仁杰也征询狄知逊的意见。狄仁杰虽然嘴上应了,却是拖了好几天才给家里打电话。毕竟他不知道他父亲听见自己成了王元芳的助理,小喽啰般使唤来使唤去,老人家心里会作何感想?

于是一拖再拖,拖到王元芳几乎要发脾气了,他才不情不愿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唔,元芳已经回国啦?在教书?果然是十分优秀……你这小子多跟着人家学习,别老是毛毛躁躁的!你们两个...

【少狄狄芳衍生/雙文】黎明雨 18

18

/沈文涛视角/

我扛着苏志文回饭店时正是夜深,兴许再过一会儿,就能听见晨鸟唤醒了黎明。

我摸索到他房门钥匙,费力地开门关门,终于将他平摆在床上,我已经汗流浃背。他蹭了蹭床单的柔软,别过头睡得不省人事。

我坐在床边端详他的睡颜,想起他对我说过的,片片段段,时间线纷杂。我们映照着对方的身影,也从对方身上看到自己。我心疼他或许是因为他像我自己,不过如此而已。

他睡得那样沉,好像天打雷劈的动静也惊不醒。认识到这一点使我愈发大胆,伸手去蹭他的颧骨,他的脸颊,他的……唇角。

那双润泽的红唇半张,皓齿微微露现。

胸口有股冲动使我不由自主想要靠近,再靠近。

我闭上眼睛。


/苏志文视...

【少狄狄芳衍生/雙文】黎明雨 17

17

/苏志文视角/

初到香港的日子是个雨天,火车在天朦朦亮起之时驶过租界,乌鸦鸦的云把天空堵得更黑。

列车长进来提醒旅客收拾。文涛戴上帽子,起身拉下头上的行李。我托腮望向细雨中异国风情的风景,没起身帮忙也是出于脾气。

从上海到香港我们一路无语,事实上他说服我踏上此行也没花什么力气。我正准备好千百个拒绝理由,他用那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还没说出口的就前功尽弃。

没机会爆发的争执转为无言的对峙。把柄被握在别人手上,像脖子被套上一道枷锁。我虽被制约,却没屈服的理由。打从收拾行李那一刻,我就不住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保险箱的钥匙会在文涛手上?这代表他全知道了?那碧云呢?又...

【少狄狄芳衍生/雙文】黎明雨 16

16

/沈文雨视角/

我父亲虽然生于旧时代,却不是个守旧的人。或许是碧云姐姐事业有成的缘故,父亲鲜少拿三从四德那套要求我,并不认为女子和男子有什么不同。身为新时代女性,我自然认同男女平等的新观念,但我必须说男女天生还是有那么点不同——例如在恋爱方面,女性还是比男性敏感得多。不光是自己,还有他人的。

男性好像是天生不擅谈爱的生物,要到整个人陷进去了才会觉察。当两个此类生物碰在一起,还是特别寡言的那种,这情况可不是“棘手”两个字可以形容。

哥不清楚自己身在危险之中。他冷静而有条理,坚信感情误事不会出现在他的人生履历。可人毕竟是血肉之躯,里头蛰伏着七情六欲,非火辣辣经历过不算真正活过。

对...

[少狄狄芳] 万万没想到 04

前方高度OOC預警

04

教职员助理的生活还算规律,每天收收信,接接电话,打发各种原因来访的学生,一天就这么过了。总的来说日子还算舒适惬意——个屁!

狄仁杰现在听到人家说学校里的日子好混,就想往一拳往他肚子揍过去。

公家体系办每件事情都繁琐,就拿报帐这件事来说,光格式不对、名目不符就不知被退了多少次,到最后会计室的大姐都认识这位王老师的新助理,偶尔还问他要不要一起团购。

可杂事可不只报帐一项,包含作业批改、考卷影印、ppt上传等等杂务,都落在狄仁杰的头上。王元芳他老大呢,每天就往研究室一坐,就能检阅各国最新科学期刊,分析实验仪器的最新纪录,全心埋首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中。

以各种名目来...

[少狄狄芳] 万万没想到 03

03

当然,二十四岁的狄仁杰已经不可能见着阴阳家族的孩子就打。只不过心里成见还是根深蒂固。

想到阴阳家族这插手这事,更下定决心要抢先一步。

狄仁杰抱着降魔宝剑,眯了眯眼。

等到月亮升到中天,原本风平浪静的后院突然起了变化:不但开始刮起奇怪的风,原本惬意的虫鸣也停止,井底响起悲伤的呜咽,像女人般尖细的哭声,令人头皮发麻。

狄仁杰提剑,一步步往古井走去。他越靠近,气流便吹得更加狂乱,伴随着咚咚咚敲击木板的声音,好像渴望冲破井口的封印。几根细瘦的铁钉似是再承受不住,被撞开一道细缝,透出猩红色的光,劲风中井边樱树蓦然开满萤粉花朵,甚是诡异。

说时迟那时快,鬼魂冲破束缚,井底窜升强大气流,如...

對不起這BGM一下我就爆笑😂😂 該不會是因為我微博提了,所以用這首吧哈哈哈哈哈也太有愛了😂😂

「今天(終於知道眼淚也可以醞釀出芬芳)」那個狄的挑眉我直接血槽全空😭😭 你太了解我萌點我揩一把鼻涕先😂
「愛上你」的狄芳往鎖鏈中心奔去我也笑到不行哈哈哈哈我在捷運上憋笑很痛苦啊為什麼要相互折磨!!!

喜孜孜吞了這口大甜餅!!
覺得旁人看起來可能有點莫名,但從BGM到截圖片段都戳在我萌點上😂😂 難得盼到吞吞發糧的朋友們對不起了,我就是這麼莫名其妙萌點清奇😂😂

真的太喜歡這個量身訂做的生賀了💕 謝謝吞吞費心💕 我愛你啊啊啊啊啊💕💕💕


淺酒片時清:...




媽有人給我剪mv了TT
幾個片段特別觸⋯⋯跟著畫面整個心都跟著揪起來
我第一次覺得文濤那兩槍打在我心上(不要問我看原劇的心得)
對不起我現在只說得出「文濤好帥」這種垃圾感想orz

謝謝禾禾費心,那天突然丟來一首很適合雙文的BGM,過幾天就說要剪mv,過幾天就丟來30s的trailer,再過幾天mv就剪好了!!!!!!! (嚇得停工幾天的我趕快準備開工)
不僅手速驚人,每個橋段的細節、氣氛都很貼近我的原意。聽完色戒整張OST,真的就這首最合適。心臟病那段剪得出來我也是跪了😂 錢寶寶的眼神,項昊的兄弟情,幾個鏡頭道盡了「以前有多成功,現在就多失敗」。還有志文心煩撫琴,一抬眼看見沈文...

Intro. 給新朋友的指路地圖

初來乍到的朋友請看我😆
我是阿寒,這是給新朋友指路的地圖
目前這個號只放 [少狄狄芳]
翔潤文請戳  @微糖去冰 跟 @魚池18號(專放舊文〈殤城〉,已完結)
時常推薦無關狄芳的文,這點請打算follow的朋友注意

更文很慢,超級慢。不坑。 
謝謝看文。

[少狄狄芳]

@獵戶寒 
目前主要更新在此,不喜歡打tag
想看系列完整文請點進主頁,從「歸檔」裡點「標籤」閱讀

#抽刀 【抽刀斷水水更流】:原劇向/古風

#小事 【我隊裡的那些小事】:現代AU/ 請依發表序閱讀

#無患 【無患之患】...

1 / 3
TOP